丸building

我要吸仔卡啊啊啊啊啊啊

【柱斑】群 Legion(二)

决定还是从斑的视角入手啦,这样思路清晰一点,我真心觉得我写的就是一个报社的玩意==如果在这个设定下写h的话会很丧病

科幻AU


   他出生,准确地说是诞生于C-1224维度的一个遥远星系,这是个独立心智生物体并不存在的星系。他的意识最初形成在一个hedgiko身上,那是一种宇宙浮游生物,是这个星系唯一的生命体,大爆炸至今的悠长时空也没有使它们进化出可以进行高级思维活动的器官。

   为了到达更远的地方,他必须不断同化,同化更多的hedgiko,按年龄来说,他还是个很年轻的群集心智,同化有思考能力的生命体对于他而言还太早了。

   他曾很天真地认为他对于所有的hedgiko的同化是一种施舍和恩赐,“赋予这种明明不会思考却还占用宇宙空间的废物一点智慧的馈赠有什么不对!”

   “不对哦,这样的话那些h...hegi...”记住这种生物的名字对柱间来说难度还是大了点,“还是他们自己吗,即使他们不会思考,但hedgiko就是hedgiko呀,既不卑微也不伟大!”

   不过,这是之后的对话了。

   他并不是这个星系唯一的群集心智,他有“兄弟”,一个比他更为年幼的心智,如果他是好斗而张扬的,渴望征服同化所见的所有hedgiko来到达更远的地方,那他的“弟弟”则是温柔而坚定的,即使这里什么也没有接近一片荒芜,也爱着依恋着这片星系。

   直到有一天,一台来自hono星的人造勘探卫星来到了这个星系,他毫不犹豫地依附了上去,因为这是绝无仅有的,使他成为一个更加完整的群集心智的机会。

   他顺利地进入到Hono星,在街上游荡了不久便被一个小男孩带回了家,他不懂Hono星的语言,但从男孩被别人称呼的频率来看他叫Hashirama。

   他想要夺取Hashirama的身体作为宿主,但就目前他的能力而言连同化一只小猫也做不到,更别说这个小男孩了。

   他能够潜移默化地进入一些脑电波较弱的生物的潜意识中,比如,人类幼童。他确信猫科动物终将有一天会凌驾于人类之上,看,人类不遗余力的讨好就是证明。于是,有一天,Hashirama抱回了一只黑色的小猫。

   “妈妈,我可以养他吗?”

   “养什么?”千手夫人看着Hashirama空空如也的双手仿佛抱着一个小生物,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感概小孩子都会到这个年龄段吧,一个幻想的朋友什么的。“当然可以呀,亲爱的。”

   “好耶!扉间!板间!快过来看看Madara。”

Madara,什么鬼名字,他不屑地想。Hashirama的两个弟弟闻声而来,围着他们“想象中的”小猫上下其手。

哼,愚蠢的人类。

在一个炎热夏日的午后,柱间和扉间还没放学,板间还没到上学的年纪,千手夫人载着他去预约好的牙科诊所,Madara感到昏昏欲睡,尽管只能依附于三个孩子身上,他仍然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由游荡。

千手夫人中途接了一个电话,是佛间打来的。千手夫人把车泊在路边,看着安睡的板间,锁上了车门。也许柱间和扉间没有察觉,但佛间和他的妻子并不是什么模范夫妇,他们的矛盾被Madara看在眼里。

十分钟了,千手夫人仍没回来,空调的余温散去,温度骤升,板间想快融化的冰一般,浑身冒汗,他开始呼唤他的母亲,稚嫩的小手拼命敲打玻璃,但偏僻的位置注定了他的求助无人听到。Madara认为她至少应该留条小缝的。

二十分钟后,温度直升到50度,板间无力地瘫倒在座位上,如果有人在的话,或许会听到他的脉搏和血压突突地突破临界值的声响。Madara想起了柱间看的超级英雄漫画,一条偏僻的小道,一个生命垂危的孩子,一个完美的让superhero大展身手的时刻。

三十分钟后,车外的一切似乎与板间没有什么关系了,他的视线迷离,思绪却在此时炸开了花,后花园的泥土的清香,挖出的蚯蚓在手心里滑腻的触感,哥哥们的嬉笑声......

Madara静静地望着板间,忽视因脱水而苍白的唇色,和染湿了真皮坐垫的大片唾液,男孩的脸孔恬静地仿佛睡着了一般。

他知道死亡,也知道人终有一死,但他从没想过人的死真的可以如此突然如此的.......毫无意义,对,就是无意义。他和柱间扉间一起,以他们的感官学习了这个星球的历史,无论当权者如何用一片祥和与那所谓光明的前景来粉饰,这个星球就是在战争带来的满目疮痍上诞生,又再一次被随之而来的炮火焚烧。没有任何一本教科书会告诉你他们所吹捧的一场场胜利的背后是多少人的鲜血,士兵们前赴后继,他们或是为了功勋,或是为了那一腔热血亦或是为了逃离家乡贫瘠的土地得到那一点少得可怜的口粮,但在他们最终成为了纪念碑上一个“大约”的数字后,这一切也不太重要了。

他还知道,Hono星政府在大肆赞扬由银河联邦管辖后带来的繁荣昌盛之前,正是这同一个政府派遣了一批又一批士兵在星球的最前线抵抗银河联邦的入侵,又在目睹了其强大战力后将这些士兵弃如敝履。而更加讽刺的是这些士兵的牺牲换来的仅仅是银河联邦对Hono星在经济与武力上的压榨与桎梏。Hono星本土的人只被允许做一些流水线的生产工作,坐享其成的Hono星政府美其名曰这种剥削行为解决了就业问题,有人选择麻木接受,也有人想要积蓄力量,夺回主权。有趣的是,千手夫人是前者,而佛间是后者。

Madara不想刨根问底地将板间的死归因于银河联邦,因为那是一个悲剧,悲剧就是由人类的愚昧、懦弱、自私和斗争导致的。那如果可以将人类的丑恶从他们身上剔除,让每个都成为更加纯粹,充满善意的人呢?Madara很确定人类是无法凭借自身来做到这个完美的“清除计划”,甚至完成这个计划后人类也险之能再被称为“人类”了,但在这一刻起,有一个念头已经形成:他可以办到。

 

注:

①Hegiko是我杜撰的一种没有思想的单核宇宙浮游生物,是我拿Hedgedog刺猬的英文单词和Niko猫的日文罗马音合体的。我私认为斑像刺猬和猫咪的结合体,所以就......(扶额)

②黑猫的设定是借鉴了美剧大群里影王在大卫的意识里的化身---狗狗。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