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building

我要吸仔卡啊啊啊啊啊啊

【柱斑】群 Legion(一)

这是一个夹杂了很多脑洞和梗的产物♥♥♥,本来想一心一意写Rick&Morty AU的,但这个设定和立意太庞大,所以就参杂了其他设定❤

科幻AU

舰长!柱间

群集心智(hive mind)!斑



[通讯正在接入]

[正在建立连接]

[正在接收消息]

[我们......C-1224......Gar.....zor.....cra]

[女性船员.............防.....系统崩溃...............请求]

[连接中断]

[正在进行第二次尝试]

[连接失败]

[信号丢失]

   柱间一把扯下颊边的无线通讯器,头疼地关上了通讯记录,这段音频是vortex号在失联前最后时刻发来的一段求救信号,断断续续的陈述和不间断的杂音暗示了某种未知能量的干扰。这段音频柱间已听了不下十来遍,但vortex号的失联仍是疑点重重。

   Vortex号是Hono星派出常驻在殖民行星Gaku附近进行微量元素采集任务的千人制大型太空飞船,是星球高层极为看重的项目之一,更是星球的经济命脉,因此才毅然下令由柱间所统领的跨维度星际战舰Konoha号来执行侦查搜救行动。

   “舰长,大副让你到指挥室来一趟。”一位新来的雇员走进营区,对柱间说道。

   若是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在一旁都会指出新人语句中上下级颠倒的错误,但接到大副“命令”的舰长大人毫不自知地答应着,在去往舰桥的路上不时爽朗地与迎面而来的成员相互问候。

   “大哥,我说了多少遍了舰长不在舰桥呆着,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地在舰首舰尾晃荡像个什么样子!”指挥室的感应门还没完全在柱间眼前打开,扉间就开始怒斥他那个神经大条的舰长大哥了。

   “欸?扉间,我说游手好闲也太过分.......”

   “不说这个了,”顶着大副头衔干着舰长工作的白发男人白了他大哥一眼,“关于那段求救录音技术分析部的人有了新的发现,首先已知的是C-1224代表的是多元宇宙的一个维度,但为什么是C-1224维度还不得而知。”

   “维度吗?真麻烦啊哈哈,不先联系宇宙中转站吗?”

   “大哥你忘了上回想把metaseed带回Hono星差点被当成星际走私犯,然后配合海关官员做那个,嗯,私密的检查了吗?”想起那次差点失去作为男人尊严的乌龙,扉间仍心有余悸。

   “你还记着呀,最后不是也没做,虽然metaseed没能带回来可惜了。”Knoha号舰长柱间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癖好,对于各色植物的一视同仁的爱,不管是Hono星上娇嫩鲜艳的花花草草,还是multiverse中那些外形鬼畜状如生zhi器(扉间语)的奇葩。但植物显然是在宇宙中转站的禁运名单上。

   “跑远了,求救录音又提到带有‘gar’、‘zor’音节的词,核对了multiverse的知识库,符合的只有Garzorpazorp人,但那是一种来自Garzorpazorpfield的文明发展极为滞后几乎处于原始社会的星球,没有外力的话没有可能会凭自身能力来到C-1023维度,唯一的可能性只有录音里后来的类似时空裂缝的存在了。”扉间说到这里,注意到了柱间在听到“时空裂缝”后骤然一沉的脸色。

 

[飞船即将在三十分钟后着陆 正在检查释放是否水平 正在检查重力分布]

   仪表盘发出的提示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一扫之前凝重的气氛,柱间坚定地迈向指挥台,“舰长命令!大家各就各位,去迎接等待我们的未知吧!”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我一定不会再选择发表这样的泄气演说了。-------这是在一声巨响袭穿Konoha号的防御层,一切意识归零于黑暗前柱间最后的想法。

   十二岁的柱间和自家弟弟手牵手蹦跶在社区的街道上,今天是万圣节,或许对于那时正处于银河联邦管辖之下的Hono星来说,挤满了来自各个星球奇形怪状的外星人的马路上每一天都是万圣节,只不过对于已沦为二等公民的Hono星人而言不管权贵与官僚的外表如何荒诞可笑,权力和公平已然是一种奢侈。

   柱间在决定了自己扮成Spock后便死乞白赖地央求扉间扮作Kirk上校,“你和Spock唯一相似的地方只有发型了吧”,扉间郁闷地腹诽,但还是乖乖戴上了假发,他可不希望看到兄长整个万圣夜都黯然神伤。

   “今晚的目标是要糖要个大满贯!我们走,Madara!”柱间抚了抚待在糖果罐里的黑色小猫。小猫不耐烦地叫了声,却仍宠溺地舔了舔柱间的手。一路下来,尽管糖果要到了不少,但大多进了柱间和Madara的肚子里。

   “大哥,猫不能吃糖吧......”扉间很确定他在说完这句话后,Madara......白了他一眼?反正是一种不应该出现在动物脸上的鄙夷神情。尽管这说出来很不可思议,但他就是和这只大哥抱回来的小猫对不上眼,他甚至还认为这只行事诡异的猫是某种外星高智生物体,夺取了猫的肉体作为容器只是为了让人类放下戒心甘愿臣服于它,才不是因为它在某种程度上抢走了兄长在自己身上的注意力呐。

   在路过一间废弃的宅子时,Madara不安分地挣扎起来,就连柱间也无法令它安静下来,柱间试着去挠挠Madara的下巴,就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Madara从来不会真正地生柱间的气,它只是想要关注和爱抚,但这一次不一样了。Madara狠狠地咬了柱间的虎口,力道之大柱间确信它一定咬了一块肉下来。挣脱开了柱间的怀抱,Madara钻过了破败的篱笆,向夜色笼罩被人遗忘的深处跑去。

   柱间记得妈妈对他说过“If you love something,set it free”,但不是今晚,也不应该是Madara,因为......

 

   “喂,喂,柱间,柱间,醒醒,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柱间感到有人在拍打他的脸来使他清醒,但这声音很遥远,也莫名地让他迷恋,“你现在在Gaku星上不在宇智波的旧宅,还有你是三十二岁不是十二岁!”

   十二岁?Gaku星?对了,求救信号!

   柱间猛地睁开眼,同时一气呵成地从地上弹坐起来,刹那间天旋地转,环顾四周,他现在身处在一个陌生的轨道舱里,从舱内的情况来看,这艘飞船使用期限并不长,过道上的灯具与设备几乎仍是崭新的,但深浅不一的沟壑遍布墙体,似是野兽的利爪留下的痕迹,散落于地的枪支上红色旋涡的标志昭示了这艘宇宙飞船的身份------这便是Vortex号了。

   一旁叫醒他的人眉头微蹙了一下,想和他说些什么,但却再三缄口,站起身来,俯望着柱间。

   “刚才,是你叫了我的名字......”还没看清这人,柱间便恍惚地问道,强忍着猛然起身的不适感,在他的“救命恩人”脸上聚焦,那是一张清冷俊俏的脸,一头鸦黑的长发硬气地支棱着,身着战舰的紧身作战服,唯留防护手套和袖口间一截白皙却又劲瘦的小臂,初看任谁都会被吸引,但想必多数人在探到这充斥着矛盾和张扬的皮囊下那种锋芒后,便会浅尝截止,避而远之。不幸的是,柱间永远不属于多数人。

   “没人叫你的名字,你睡迷糊了。”男子否认的速度快到让人起疑,但柱间只是摸摸脑袋,“这样啊,那我叫千手柱间。Konaha号的舰长,来Gaku星是调查Vortex号失联事件的,之前Konoha号遭到了不明袭击,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在这里了。话说,你是谁呀?”

   也只有这家伙会在这种状况下不知好歹地把老底全兜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了,男子的嘴角难以察觉地向上扯动了一下,“我......是vortex号的一名电机员,我的名字难以用你们Hono星的任何一种语言表述,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近似词的话......”

   “斑!”

   “!”男子身形微颤,仿佛心跳漏了一拍。“你说什么?”

   “抱歉,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这个名字,觉得很适合你,啊啊啊确实给第一次见面的人就起名字很没礼貌,你介意的话就千万不要在意,呃,嗯,就是这样。”不知为何,面对黑发男子柱间就难以继续保持那种大大咧咧的作风,就好像生怕哪一步走错,眼前的人就会毫无征兆地离开,离自己而去。奇怪,我是第一次见他......吧?

   男子的转过身去,从这个角度柱间难以看到他的表情,完蛋了,这个名字冒犯到他了吧。

   “我喜欢。”

   “?!”

   “别发呆了,快跟上,关于你不知所踪的船员们还有Vortex号你还有很多要调查吧,柱间舰长。”

   “哈哈,你说的对,斑,不过那些家伙们我可不担心,他们可是经历了无数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冒险的男人啊。”柱间叫着斑的名字,好像多年未见的挚友般自然。“对啦,你是vortex号的电机员对吧,告诉我你们在作业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吧,还有我们要先从哪里入手?”

   “先去推进舱,为飞船回复机能。”

   “了解,不过其他船员在哪,有人受伤吗?”柱间走在斑的前方,想要从被破坏的船体找出些许蛛丝马迹,但他没有看见,斑走在他后方,原本墨黑的虹膜在此时闪过红光,乍现出奇异瑰丽的图案。

   “其他人?那你大概很快就会见到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