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building

我要吸仔卡啊啊啊啊啊啊

蚰蜒“类”科普

视奸号要什么名字:

╮(╯_╰)╭朴素地想——保护益虫不好吗?
【对啊,我是针对人以外所有生物的二元论者】
之前对壁虎毫无了解,直到一只小壁虎护我度过了一个没有蚊子的夏天。


凤鸣彻天:



最近爬节肢动物和爬行动物的墙,前些时在qq空间采用相对轻松的语言写了一篇蚰蜒相关科普辟谣,大致意思就是呼吁人类不要将无知所造成的恐惧演变为随意虐杀的借口或动力,结果被侵权,所以丢到这里来一份,稍作修改,空间那个已删【附拟人图,拟人图为防假冒标志【ni】。(ps:第二张图姿势参照了某骨骼结构示意图)】




以下——




















图一图二来自虫类学家Piotr Naskrecki,地址:https://thesmallermajority.com/?s=house+centipede




图三来自微距摄影爱好者PSYL_Photography,地址:https://www.flickr.com/photos/psyl/13682473544/in/photolist-mR3sbz-mR5fGh




图四来自D站画师Saint-Juniper,已授权,地址:http://saint-juniper.deviantart.com/art/House-Centipede-159363939








正文——




家里如果不够干燥,或者垃圾不及时倒不经常做卫生,就会引来蟑螂蚂蚁突灶螽等等家居害虫。如果家里有这些,不久后会发现还有一种随食源而来、在家中定居的大长腿百足虫,学名蚰蜒。




蚰蜒别名钱串子、墙串子、草鞋底、香油虫、蚵蛸、家居蜈蚣、毛乍乍、乱头发等等,是陆地上爬行速度最快的节肢动物。腿越往尾部越长,这样独一无二的设计使它们跑起步来不打结,速度达到每秒16英寸(40.64厘米)。此外,最末足与触角都极为修长,看上去分不出哪儿是头哪儿是尾,这是一种拟态方式。








以上基本常识,以下谣言粉碎机——








夏天要到了,还请善待蚰蜒这样人畜无害的益虫




它们不会钻人体。本身就有幽闭恐惧症,再者人体内无法使它们伸展长腿,温度也相对太高,它们想逃都来不及。钻人体纯属妖言惑众。关于钻耳:蚰蜒不喜欢人耳里的油脂与分泌物,不会想去靠近。关于钻肛门:肛门被四周括约肌环绕,平时处于关闭状态,试问蚰蜒怎么进去?这样的谣言多数来自民间传说与小说,对该生物(或者任何不了解、看起来不太一样的生物)进行妖魔化,受害者还有蠼螋、蜈蚣、蜘蛛、蝎子等。




它们不会主动攻击人。蚰蜒的复眼没有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退化,它们是百足虫家族中唯一具有复眼的生物。因此它们除了靠两只超长触角捕猎以外,就是靠视力来探查猎物的情况。面前站着人这样的庞然大物,它们是不会不要命而凑上去攻击的。




如果意外中压着或踩着它们,它们认为自己受到威胁,便会出于自我防卫而用钳状前肢叮人。被刺了会有些疼(人咬人也会疼呢?),但它们的“钳子”无法扎入人皮肤微弱毒性也不会带来传说中化脓流血的可怕后果。万一运气不好疼痛难忍患上局部皮炎,那属于过敏反应,可以用药减轻症状。有人试过用手按它们头部,它们也没有反击。甚至用手肆意调戏它们,它们也只会躲起来。




蚰蜒胆小、害羞,遇险时折腿而逃,潜入人类家中的目的只是消灭那些家居害虫、果腹而已。其实当你被吓一跳的时候它们也已经被吓呆了;当你用鞋底碾死它们的时候,它们早就吓哭了。




蚰蜒善爬墙,可15对细腿又有时摇摇摆摆站不稳,趴在墙上偶尔会不小心掉到人身上。如果害怕,这个时候最好别尖叫,因为它们不是自愿落在人身上的,可以先甩掉它们,抖抖衣服或被子,它们会自己藏起来的。




喜好阴暗而略潮湿的栖息地是因为蚰蜒的呼吸系统很特殊,气孔生于背部,在缺水环境下很容易干枯而死,不得已的时候才会从栖息之处跑出来到水池或洗浴室喝水湿润自己。晚上开灯看到行色匆匆的它们请高抬贵手不要打死,不如洒点水在它们身上;第二天起床在厨房水池里看到它们因喝水而失足落入池底,腿被水沾湿而爬不上来,可以用手做攀爬物将它们救起,或者用杯子筷子帮它们一把。虽然无法用传统的方式感谢你们,但它们会很开心在人类家中做一些小小的贡献的,比如默默吃掉家居害虫,做个合格的除虫小卫士。




说了这么多,会有很多人表示尽管如此,还是害怕多足,看着难受,不愿意和它们共处一室做和平室友。如果实在容不下它们,抓住后放它们走,或者消灭家里的那些害虫,做好通风卫生等工作,蚰蜒找不到好吃的自然就会搬家了。——想赶走节肢动物,不如摧毁它们的栖息地。




如果不怕多足,又相信我说的每句话的话,可以观察一下它们自个儿安安静静梳理触角和大长腿。一次梳理可以用上很长时间,一丝不苟弄干净自己身体。因此蚰蜒不脏,更不会比它们食谱上的那些害虫脏。




它们还可以做宠物不过不建议用手去抓,你会抓一手腿的(前面提到过折腿而逃)。发现一只蚰蜒可以用玻璃杯反扣,露出一条小缝,插一张纸进去,等它站稳了再将杯子倒过来,这样就能捉住了。由于它们天生是幽闭恐惧症患者,这里建议用大一点的容器,铺上土,一定要洒水保持湿润,放点朽木、隐蔽给它们玩耍,假山青苔也可以啊,投喂各种各样的害虫(蚊子、飞蛾、蟑螂、蠹鱼、臭虫、白蚁、苍蝇等),就能保证你们的蚰蜒能健健康康成长为蚰蜒中的战斗蜒了【。】




如果熟悉了你的存在,变得不那么容易受惊的话,可以亲手给蚰蜒喂食或让蚰蜒上手玩。由于它们爬得很快,上手时最好不要保持一个动作,要让它们觉得有别的方向可以爬行,这样就能适当将其固定在你想要的范围之内了,免得爬到后背去够不着23333 对蚰蜒步足异常敏感,就算不被叮咬、蚰蜒爬过的地方皮肤也会发红发痒的人不建议这么玩




蚰蜒能活七年,但只有到了三岁才能繁殖,因此属于繁殖能力差却长寿的虫类。雌性蚰蜒的末足比雄性要长出一倍,能达到自身的两倍之长,可以用此来分辨雌雄。蚰蜒是靠赛跑来争取交配权的。繁殖的时候雄性与雌性通过触角进行亲密接触。雄性先授精,雌性自取精来受精自己的卵,整一套的自助服务。




可惜多数蚰蜒恐怕不到三岁就被打死了。蚰蜒身子脆弱如豆腐,一脚下去就成了碎片,可以说是尸骨无存。虐杀这样的小动物、并将死后照片发在网上炫耀自己的功绩,这样的人在我看来与虐狗虐猫没任何两样。碾死它们的时候想想你被车轮子碾压的痛感,它们也是一样的,只不过不会哭叫而已,只能靠舞动15对足发出摩擦之声(文章最下面会提及节肢动物是否有痛觉)。




我觉得善待动物不需要冠冕堂皇的陈词,就从保护身边的动物开始吧。同时不要太以人为中心了。两英寸长的小生物和七尺高的人类,生杀大权永远都掌握在后者手中。















恐惧节肢动物很正常。因为恐惧而造成无知,又因为这个无知再次造成更深一层的恐惧,我其实也能理解,只不过很是反感那些杀死后拿出来炫耀之人的嘴脸,以为自己高任何动物一等,觉得虐杀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再加一句,当时发在qq空间的时候,被人大肆喷我乱科普,说节肢动物根本没有知觉,而我只是一朵白莲花而已。




是这样的,节肢动物有没有知觉,有两个说法,一个是没有,一个是有,而后者是一项新发现(蜘蛛断腿实验)。所以,目前大致能确定,节肢动物是有痛觉的。其实开始我写那个它们有痛觉本就不是为了用所谓的圣母人道来引起人的同情,因为它们不需要同情,需要的是了解和尊重。另外我那也是讽刺以为自己什么都高动物一等的人的心态。




活在过去的研究成果中固然可悲,但最可悲的莫过于以为对方没有知觉所以认为自己随意虐杀占理,以此攻击反对这样行为的人,说ta是圣母白莲花。








再者,说一下那些引用百度百科在qq空间写新说说来反对我的人。ta们说被爬了或被蛰了会化脓流血,那夸张劲就跟钱串子能要ta们小命似的。有问题那是过敏反应,而且就算过敏也不会化脓糜烂啊???史蒂芬强森综合症吗???百度百科的可信度有多少?通过阅读各位生态学家昆虫和节肢动物学家所写科普文中得来的小知识,同时看了多个youtube上与它们愉快相处的经验和例子,我才敢下手写下这篇文章。百度百科早就不怎么看了。这篇文里除了蚰蜒的个别别名之外,我一句都没用百科里的东西。




终究还是无知导致那些人觉得与ta们想法不同的人一定要被铲除。或者说,和我论知识正确性的人差不多都没get到我到底想表达什么。


评论

热度(57)

  1. VINE凤啾 转载了此文字
  2. 丸building视奸号要什么名字 转载了此文字
  3. 视奸号要什么名字凤啾 转载了此文字
    ╮(╯_╰)╭朴素地想——保护益虫不好吗?【对啊,我是针对人以外所有生物的二元论者】之前对壁虎毫无了
  4. 视奸号要什么名字凤啾 转载了此文字
    一定好好搞卫生!超怕钱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