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building

我要吸仔卡啊啊啊啊啊啊

一场冰冷的战争:为南极遥远海域的生命而战

Hermit:




罗斯海保留着地球上最后的一片未受侵扰的海洋生态系统。






南极罗斯海中的帝企鹅。摄影:盖蒂图片社/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创新频道




未来几周内,一场小型但攸关重要的外交战役将会打响,为了拯救世界最僻远地区之一——南极洲罗斯海而战。




海洋自然资源保护者们在过去几年中一直不断争取,意欲建立起一个海洋禁渔区。现在他们最重要的一个计划,即在罗斯海划定一块近125万平方千米“禁止伸手”区域,已然获得了成功。他们认为如果罗斯计划得不到实施,那么未来对于极地的保护计划也难以成行。而极地目前正是全球变暖效应首当其冲的受害区域。




罗斯海是位于维多利亚高地和玛丽伯德高地之间,南大洋的一处后海湾。这里是95种不同鱼类以及大批阿德利企鹅,南极海燕和帝企鹅的共同家园,同时也生存着不同种群的虎鲸。众多科学家将罗斯海视为地球最后一个原始海洋生态系统区域,一个天然的实验室,一块能用来研究南极洲生命以及研究气候变化对该地区——乃至整个星球深刻影响的完美实验田。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支持建立罗斯海保护区。在过去的四年里,对于各种国际会议中提出的建立海洋庇护所的倡议,俄罗斯从始至终否决,而中国则是屡次三番的提出反对。此外,俄罗斯还阻扰在东南极洲附近海域建立一个相对较小海洋保护区的倡议,该倡议中的保护区会和罗斯海形成网格状结构,将受保护海域扩展近190万平方千米。




俄罗斯和中国在南大洋都拥有一支规模巨大的渔船队伍,大部分分析认为两国阻扰在罗斯海及环东南极地区建立海洋自然保护区的原因在于渔船的利益是他们决策中至关重要的考量。




在南极建立海洋生物保护区的战役打响在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以下简称“CCAMLR”)的会议上。CCAMLR由25个成员国组成,其中成员国英国,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建立”禁渔区“以及其他类似的保护区。而俄罗斯和中国一直以来的反对激怒了科学家和自然资源保护者们。




“俄罗斯和中国对于自然资源的开发有一种竭泽而渔的传统,“约克大学海洋自然资源保护者卡勒姆.罗伯特教授说道。 




 “两国都没有实行有效的自然保护行动——就算有,也和西方国家的环境保护行动不同。但是人类对地球的攫取已经到了地球所能承受的极限。现在正是俄罗斯和中国到了做出负责任行为的时候。“ 




“作为一个国家,有义务和责任来保护他们开发的地区,再没有比南极洲更值得我们保护的了。




“ 工厂,发电厂,汽车制造的碳排放引起的气候变化,已经给南极洲带来了不可控的影响。全球范围内一些地区已经表现出明显的温度上升,但都比不上北极区域内的温度上升。




“研究表明在过年几十年里南极一些地区的平均温度上升了有3摄氏度那么多,“世界自然基金会极地项目主管罗德.唐尼指出。”如果你考虑到我们当前对于气候变化的协议目标是控制全球温度上升数值在1.5摄氏度以下,那你就能清楚地知道现在在南极地区历经的气候变化是多么剧烈。“




委员会已经限制了在南大洋的渔业活动,然而现在,科学家们迫切想要在划定区域内禁止一切渔猎。他们提出如果罗斯海区域内海冰大量消失,那么对于生活其中的海洋生物,从鱼类到企鹅,从海豹到鲸类都将是一场灾难。建立一个紧密封锁的保护区,配之以对野生生物习性变化的仔细观察,迫在眉睫。所以我们要建立罗斯海保护区,禁止一切攫取。



在罗斯海冰下潜游的海豹。摄影:约翰.B.韦勒/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在南极洲目前遇到的众多问题中,就以生长在海冰下面的海藻为例。一种叫做磷虾的细小甲壳纲生物以它们为食,而磷虾又被鱼类捕食。而鱼类呢,又是海豹和企鹅的盘中餐。海冰消融,海藻就可能无法生长。如果你拿掉生物链最底层那一环,那么各种随之而来后果都将成为现实。




然而,时至今日,委员会只通过了一个建立完全禁渔自然保护区的倡议。该保护区建立于2009年,覆盖了南奥克尼岛的南面海域。那次保护区的成功建立得益于英国的大力争取,以及委员会成员国中欧盟的大力支持。




委员会提出了进一步计划中的九个海洋保护区,和被列为最高优先等级的两大保护区——一个在罗斯海,另一个在东南极洲环圈。然而过去的四年,这些计划在委员会召开的每次会议中一次次被提出,一次次被俄罗斯和中国驳回。




“委员会迟迟无法在建立重要的罗斯海和东南极洲海洋保护区上达成一致,这真的非常让人沮丧和失望,“唐尼说。“那儿是南极洲极具魅力的海洋种族们包括鲸类,海豹,企鹅在内,还有众多濒临灭绝物种的重要海洋栖息地。同时是科学研究和缓解气候变化的重要区域。"




来自英国南极勘测局的一位海洋生命地理学家苏西.格兰特补充到,“问题在于委员会的运作机制是要求协商一致。一项倡议需要全体成员国来投票通过。这就是之前委员会会议中所发生事,俄罗斯和中国都投票否决了倡议。因此建立海洋自然保护区的计划就被搁置了。




让南极自然资源保护者们恼怒的是失败只发生在建立南极保护区上,因为科学家们成功地在地球其他地方建立起了重要的海洋自然保护区——例如在智利和新西兰附近的海域。对于俄罗斯和中国不妥协的原因,大部分专家认为两国当前在南极洲海域中的渔业活动是他们反对的主要动机。尽管两国目标不同:俄罗斯主要掠夺南极犬牙鱼,而中国瞄准的是磷虾。




磷虾的捕捞主要用于中国日益增长的水产渔业,尽管中国目前在南大洋的捕捞量很小,但其开发还是引起了科学家们的担忧。因为磷虾是南极海洋生物的食物基础。“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地处理我们对南极磷虾的捕捞“罗伯茨说。




同样,对南极犬牙鱼的攫取困扰着生物学家和自然资源保护者们。南极犬牙鱼,其成体可以达到两米多长,150公斤重。它们是海豹和鲸鱼的食物。但是南极犬牙鱼的成长期很慢,寿命大概有15年之久。较长的生命周期意味着如果过度捕捞,那么种群数量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然而,现在它们成了俄罗斯拖网船的目标,被捕杀,登入美国和亚洲市场。“南极犬牙鱼有我们尚未了解的复杂的生命进程,“罗伯茨补充到。”如果我们在还未完全了解前就大量捕杀南极犬牙鱼,谁知道会造成怎样的生态灾难。”




这一向以来都是科学家和自然资源保护者们需要担忧和考虑的事,但是一种令人鼓舞振奋的趋势正在委员会上一次会议中发生。中国出乎意料地转而同意支持建立罗斯海海洋保护区——还是没有同意东南极洲保护区的倡议——但这给了科学家和倡议的积极支持者们一线希望,他们希望在今年10月的委员会下一次会议中能取得更大的进展。这是突破性的进展,让保护者们重新燃起了就南极洲海洋保护区计划进行外交谈判的希望。本月下旬,在智利圣地亚哥将举行一年一度的南极条约协商会议,到时科学家们,外交官员和自然资源保护者们将齐聚一堂,共同商议罗斯海事宜。届时,我们都祈求盼类似的突破能够再次出现。




“正式的会议议程中并没有讨论建立海洋保护区这一项,“唐尼说,”但是会做为主要会议的备注,在会议的中场休息中,在他们进食的时候进行谈论。这将会一直盘桓在会议代表们的脑中,然后或许能帮助我们达到一直以来谋求的那个快乐结局。“


     




          罗斯海回溯





  • 罗斯海以在1841年到达该区域的英国探险家詹姆士.罗斯命名。






  • 许多早期探险家都在罗斯岛建立自己的营地。当年斯考特和沙克尔顿留下的小木屋至今还屹立于此,如今已成为了历史遗迹。






  • 罗斯海是数百万阿德利企鹅和众多帝企鹅的家,也是南极海燕,雪海燕和南极贼鸥的归所。






  • 地球最南端的活火山——埃里伯斯火山——就被发现在罗斯岛。同时这里还有三座休眠火山:特罗尔火山,博德火山和特拉诺瓦火山。






  • 在罗斯海发现了三种不同形态的虎鲸(学名:Orcinus orca)。A类虎鲸主要以小须鲸为食,B类虎鲸猎杀海豹和帝企鹅,而C类虎鲸主要捕食鱼类,尤其喜欢南极犬牙鱼。
























感谢所有看到最后的亲们。如果不想听译者大晚上的脑抽,可以完全不看下面的话,因为跟海洋保护没啥多大关系。














 


之前看了美队3,我想我一定程度上从翻译环境保护的文章中了解到了超级英雄的一些心理。


 


小蜘蛛说:“如果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我没有去阻止,我就会怪我自己。”


翻译南极保护的文章也一样。我妈有时会说我,你搞这些还不如去接点兼职,还能赚钱。我借口说我这是练习啊,我的翻译还不过关呢。这一部分是事实,还有一部分是每次看到那些南极鲜活的生命,读到企鹅,海燕,海豹,蠕虫,磷虾的时候,我内心就有一种愧疚感。愧疚自己改变不了它们逐渐缩小是生存范围,拯救不了受到污染,或者失去食物逐渐消散的生命。只是希望能够多翻译一点,就像在赎罪一般。大抵妮妮有时也是这种心理吧。







评论

热度(7)

  1. 丸buildingHermi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