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building

我要吸仔卡啊啊啊啊啊啊

【柱斑】这个世界没救了,让我们一起来看电视吧

算是legion的番外,作者弃疗忘吃药的证明 

打破第四面墙




------------------------------------------------------------------------------------------------------------------------------------------------------------------------------------------------

“额,那个,我知道万圣节是个玩role play的好日子,但拜托了哥们,别是放置play啊…….

    “说真的,我知道街角有个酒吧,那里的姑娘们火辣极了,还有男孩们,不是我要评判什么,我是说如果你喜欢男孩们,我碰巧知道一个地方不查身份证。

    “我说认真的哥们,你不光是在为难我更是在为难你自己,为了你好真的。”

    柱间仍在喋喋不休着,鉴于他正被一个极富技巧的活结紧紧绑在一把扶手椅上,这显然是唯一的娱乐方式了,再说还有什么方法能分散这个在万圣节闯入他家的“绑架犯”的注意,让他无法发觉到柱间正尝试用一把锉刀磨开绳索。

    “绑架犯”把柱间的彩电和信号盒子拆了个精光,以一种严肃到柱间都要怀疑他是否在秘密制造时空传送器的架势捣鼓着各种电子元件,对柱间的碎碎念置若罔闻。

    【哼,至少就一个绑架犯来说,他的屁股还是挺好看的,如果他是个管子工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来一发。】趁着绑架犯先生蹲下的间隙,柱间肆意地在心中评价着。

    整个街区可能都找不到像柱间这样正直,贴心,甚至关心政事的直男了,他还完美地行使了他的公民权力,将选票投给了希拉里,毕竟没人会指望一个自称纽约之子的橘发南方佬当选,等等,他是南方人吗?管他的。好吧,他只是为了给邻居那对金头发和粉头发的蕾丝边还有另一对金头发和黑头发的同志留下一个好印象,他是一个正直贴心的直男。

    “结束了。”绑架犯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柱间回过神,却发现那人抽出折叠刀向他走来。

    “不不不你没必要这样做,尽管把电视拿走吧,我刚买了半年非常确定百思买会很高兴接受退款的虽然它已经被你拆过了不不不没别的意思就是别冲动我会……..!!!!?”

    预计的疼痛并没有发生,反倒是手上的绳子被割开了。

    绑架犯从身后绕到他面前,端视了几秒,柱间可以看见对面人白皙略显苍白的肌肤上暗暗透露出的青翳。半响,绑架犯先生开口了。

    “我们…….一起来看电视吧。”    

    “?”柱间怀疑不是他的脑子那就是绑架犯先生的脑子的某个部分出了点毛病,鉴于他自己才是之前被电击枪击晕过去的人,那就假设毛病出在他自己身上吧。

    “哥们我不太明白,你是在扮演某个电影里的人物吗?让我猜猜,美国精神病人?雨人?别提醒我,哈,是美国恐怖故事对吧?”

    回答他的是正中鼻梁的一拳,太好了,我们的绑架犯先生是个有共情能力的人,如果不是,那至少他看的影视剧也还不少。

    “如果幽默和傻气是唯一让你认为自己是特殊存在的方式,那还是免了,你不是柱间,至少不是我的柱间,你不过是无数个柱间中的一个,在无穷多个宇宙里也有无穷多个斑,你应该感到幸运因为在这个宇宙我压根没出生。”自称“斑”的男人百无聊赖地按着遥控器,像所有结婚后的男子那样,而柱间本应该吐槽这段“多元宇宙”的荒谬言论,但眼下,电视里的内容显然更惊悚:

    “Garzorpazorp节大酬宾!现在续订跨维度电视的客户有机会获得专享VR眼镜试用,连续包月更有优惠,费用将自动从——啪——”

    “‘斑,我只是一个男孩,站在喜欢的另一个男孩面前,请求他【哔——】......’ ‘柱间,别说了,我答应和你【哔——】’——啪——”

    “不好看?为什么不好看,难道宇宙的本质不是本来就是无序的吗?还是你觉得猪猡们肆意用血肉为涂料粉饰出的无序才是——啪——”

    “‘HASHIRAMA!!!’ ‘MADARA!!!’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啪——”

    斑快速地跳转频道,但短短几撇中的信息量大得让柱间的头差点要爆炸。

 

   “你能想象最初的地球1——本源宇宙中,我们身处在一个由外星人创造的忍者世界里吗?”斑顿了顿,满意地欣赏柱间瞠目结舌的表情,与他第一次知道这个惊天大秘密的反应如出一辙。“你和我大干了一场,你获得了史诗般的胜利,他们建了我们的雕像,不到一百年后,我们又大干了一场,在那个既属于我们却又不属于我们的战场。”

   柱间感到一种无力的羞耻感,“天啊,如果我或者另外的我真的存在于那个宇宙,我猜我会打破次元壁,把作者早上脑子里进的水用棒球棒打出来。”

   “是吗,我会杀出一条血路只为回到那个世界。”斑漫不经心地换着台。

   “哈哈哈是嘛…….”柱间敷衍地笑着,心中却一阵恶寒。

   【说不定,说不定这个家伙每到一个宇宙就会杀死这个宇宙里的我,然后把各式各样的我的尸体堆在某个异次元空间,类似哆啦A梦那种,像某种连环杀人犯,哦天,如果有一天警察找到这个空间会发现里面有特工!柱间,老师!柱间,舰长!柱间的尸体标本…….】

    但柱间并没有感到恐惧,反而在下一个瞬间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

   “你脸上的表情让我觉得你在想一些掉san值的东西。”

   “抱歉,所以这整个一套多元宇宙的理论就好像《彗星来的那一夜》,你在寻找最棒的世界,把原来的你自己杀死,取而代之?”

   斑深吸了一口气,沉吟了一会,“本来是这样,我不满意这个世界,这点你说对了。但这个世界这整个一套体系并不是你说的的运行过程。这个世界,更像是无数个的沙盒,每个沙盒都有一个对应的创造者,还有若干观测者。”

   柱间感到莫名的寒意,“你是说,我们的每一个行动每一个想法并非是按照我们的本愿!”

   “一开始是这样,除非有外部的干扰项,而这个沙盒中,我就是干扰项。”斑说着拿出一个枪型传送装置,“我是在偶然中得到的这个装置,我们的创造者其实远不如我们想的强大,我们作为他们的产物,他们是决定我们生死的上帝,但反过来我们也是他们的弱点。”

   “你想抹杀创造者!”

   “如果不能到达地球1,就是你觉得扯淡的那个本源宇宙——忍者世界,那这个计划的所有准备都是白搭。”

    “很棒的计划,我再顺便问一句,如果你到达地球1后,你是准备只杀死你的创造者吗?”柱间向斑发问,他已经有点疑惑自己到底是为了和这个好看的疯子周旋还是因为自己真的相信了这所谓的“沙盒理论”。

    “破坏了地球1后,所有的创造者和观测者将会被抹杀。同时被抹杀的,”斑在谈话间关上了电视,“还有所有的我和你。”


【我说什么来着,疯子都是有自毁倾向的反英雄主义混蛋。】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