丸building

我要吸仔卡啊啊啊啊啊啊

【柱斑】legion(四)(五)

(四)     

   位于海湾边的Ichiraku餐馆可以谈得上是Konoha镇的特色建筑了,形形色色的家伙们惯例地在每个工作日或是休息日的下午点上一份Hono星球的特产Ramen,无所事事地向老板发发牢骚,今天银河联邦又出了什么狗屁政策,海湾那日益加重的污染,又或是餐馆外停着的那辆可疑的皮卡和上面疑似毒贩子的年轻人。而当亘古不变的Konoha Academy的“精英”们出现在话题中时,相信我那可不是对于小镇青年人才的褒奖。

  于是木叶学院“精英”团队的成员之一在这个本该慵懒宁静的下午领着一票跟班鱼贯进入了Ichiraku,从他们紧蹙的眉头,微微弓起的背便可看出来者不善。他们直冲向餐馆最不起眼的角落边的卡座,围住了那个倒霉鬼。

“嘿!‘普利兹’!你最好把校报上登的那篇关于木叶兄弟会的报道撤下来然后给我们公开道歉,我猜你知道我们会长的父亲是谁。”为首的“精英”气势汹汹的开口道。

  身着印着超级英雄logo的连帽衫,用着自己亲手组装的二手笔记本,学校报社编辑的职位,再加上对于植物学疯狂到近乎偏执的诡异迷恋,我们的“倒霉鬼普利兹”同学简直是处于社交阶级底层书呆子的完美典范,然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

 “哥们,我的名字叫千手柱间,虽然你称呼我为普利兹我是很高兴,但抱歉,我不会撤下那篇报道的。” “书呆子”柱间以一种正直健气到几乎欠揍的语气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你这人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为首的“精英”显然是被柱间惹恼了。

 “精英”还在喋喋不休地试图威胁柱间,但柱间只是觉得很头疼,开始走神,突然间他注意到了他之前忽略的前座上一直坐着的带着棒球帽的年轻男子也开始注意到这场单方面的争吵,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那个年轻男子朝柱间的方向歪了一下脑袋,便把零钱放在了桌上,径直走出了餐馆。

 “喂,这种时候还敢无视老子吗?” “精英”说着就作势要拉起柱间的领口,柱间敏捷地躲开了,迅速抓起了笔记本电脑和相机,也跟着冲出了餐馆“抱歉啦,我有急事!”

  但当柱间出了餐馆后,四下环顾却不见那个带棒球帽的年轻人的身影。眼看身后那群恼羞成怒的精英也追了出来。“嘿,混蛋,没有人敢在这个小镇上无视兄弟会的人,你给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人看到那辆破旧的皮卡是从哪里窜出来的,它的驾驶者以一种恰到好处的力道撞开了那群尾随者,又准确地停在柱间面前,驾驶者一手搭着车窗框另一手轻搭在方向盘上。

“上车。”

“哈哈,斑!就知道是你。”丝毫不惊叹于眼前的情况和阔别已久的友人,柱间上了皮卡。

“斑!斑!你可有四年没回到这里,也没联系我了,从我们十三岁那年起,自从,田岛去世后......”柱间在提到田岛时不着痕迹地瞄了眼斑的神情,斑的脸上没有表情,但他踩油门的力道在加重,“这些年你在做什么呢?”

“我呀,”斑将脸孔偏向柱间,下颚轻颔,那是一个与四年前如出一辙的笑颜,“忙着征服世界。”

(五)

   霎时间谁都没有说话,皮卡沿着公路行驶,公路沿着海湾延伸,柱间开始出神地看着窗外的海与沙滩,他曾经和斑在这片沙海上用树枝和躯体描绘这个星球的未来,一边在溢满星辰的天空下畅谈,一边拨弄着隐匿在海草下的蛇海星,看着它的触手扭曲成好笑的姿势。

   顺着熟悉的路标,他发现了斑要驶向哪里。

   皮卡一停下来,便有几个衣衫褴褛的孩子跑来主动地爬上引擎盖,对周围觊觎着这辆机动车的人龇牙咧嘴,柱间掏出了包里的巧克力分给孩子们,斑却头也不回地向巷子深处走去。

“我不喜欢甜食。”

“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呀。”柱间跟上斑。

   斑引着柱间穿过地下街崎岖的街道,尽管柱间对这里的地形早就轻车熟路。他也曾想要和斑一起离开,最后他没有,他知道如果斑想,那斑就可以拥有任何地方,但他不是。 

 “斑,你真的变得好不一样了,你知道吗,我差点没能认出你,那个花臂是什么时候纹的呀?骷髅和玫瑰?哈哈,你这家伙也会走朋克哈哈哈!”

 “阿。你还是和之前一样土,nerd。”

 “是啊,你最好离我远点,书呆气是会传染的,hipster。”

 “我哪舍得哦。” “那是。”

   斑停在了一个老旧的小公寓前,推开了没有上锁的门,雪白的长毛猫闻声扑上了“主人”的肩膀,发出“咕咕”的叫声求抚摸。

 “哇,这是放家里当探头用的吗?还以为你不屑于同化动物了。”柱间说着伸手准备抚摸,却被爪子狠狠地拍开了,白猫浑身的毛炸开,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泉奈,别闹。”斑嗔怪地拍了下泉奈的脑袋。泉奈跃下斑的肩膀,有些幽怨地走去看不见柱间的角落。

  “两个集合心智在Hono星上?!一个就够头疼......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见斑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柱间马上禁声。

  “接着。”在从冰箱给自己拿了一瓶啤酒后,斑顺势给柱间丢了一瓶。自己坐上了咯吱作响的床,靠着床板仰头痛饮了一口。柱间有些失神地看着斑,银河联邦来过的那个夜晚,他有很长一段时间以为自己不会再和斑这样相遇,但此刻,他很高兴现在斑在他眼前,并且看起来仍然是“斑”。

   柱间从包里拿出了他的宝丽来相机,小心地对准了半躺在床上的斑,颇具仪式感地按下了快门,轻轻抽出正在成像的相片,目视着相纸上斑的轮廓缓缓显现。

  “哼,creepy,又有点微妙的色情感。”斑评价这一幕。

  “抱歉,职业习惯啦。”柱间只是从容地把相片放入包里。

 “所以,那些Konoha兄弟会的混蛋们为什么找上你?”

  “我拍到了一些不利于他们的照片,你知道,就是最近的大一新生在入会派对上猝死的事。那些家伙,在掩盖证据。”

    斑沉默地看了柱间半响,开口道“柱间,今晚带我去你的房间吧。”

  “欸?!”

-----------------------------------------------------------------------------------------------------

   半夜,本该在彻夜狂欢的兄弟会别墅却一反常态的安静,别墅的泳池边矗立着两个身影。 

  “所以,斑,你说的带你去我房间就是这样?”柱间感到有些心累,尽管事件很好的解决了,真相就是那些兄弟会的有钱小崽子正在新生欢迎会上强灌看不顺眼的大一新生伏特加,哪知那个孩子有严重的酒精过敏症状,为了维持兄弟会的“纯洁性”,那几个干部没有悬念地选择了销毁证据。而现在,斑让那些败类自首去了。

   柱间仍没能从这一天发生的事中缓过来。斑总是能让这些事情变得这么简单。他坐在泳池边沿,灯光从池壁打上来,把麟动着的波光映在两人的身上。

   突然,他被措不及防罩在头上的外套吓了一跳,只听“扑通”一声的落水声,他发现斑已经向泳池的中心游去,他甚至不知道斑是什么时候把自己脱得只剩底裤的。

   泳池并不大,斑在抵达中央后将身体在水中翻过来,伸展开四肢,面朝漆黑一片的夜空,漫无目的地浅浮着,让柱间有种冲动想潜游入斑下方的水中,就这样把他拖入更深的水下,看看他是不是仍会因缺氧而窒息。

   而柱间也确实付诸行动了,他动作急躁又不雅地脱下了自己的连帽衫,也像斑一样只穿着底裤。斑在池里吹着口哨,“来吧,加农炮!”

   像小时候一样,柱间在池边猛然起跳,掀起了比印象中孩童时还要大上一倍的水花。他从水中直起身来,撸开眼前湿哒哒的头发,发现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他不禁将斑抱入怀中,斑顺势将腿缠上他的腰间。由于在水中的缘故,这个举动对两人而言都很轻松,水的润滑使两人间的每一次肌肤摩擦都变得撩人而别有意味。

   隔着两层濡湿的布料,柱间感到两人的炙热紧贴在了一起,在冰冷池水的环绕下尤为明显,让人难以忽视。斑将头埋在柱间脖颈间,轻轻撕咬那里紧实的肌肤,品尝氯水的苦涩混合汗水的咸味。

  “柱间,”斑在耳边轻语,“我们来做亲热天堂里的......”

  “谁在那里!你们是兄弟会的成员?”围栏外随着询问声射来的光令柱间在一瞬间清醒了不少。“跑!”

   两人匆忙地捞起散落的衣服,顾不上穿就直奔停在围墙脚下的皮卡,横冲直撞地驶离了校园,将保安的命令和恐吓抛在身后。

   柱间再次看向正在驾车的斑,他们都还没穿上衣服,身上淌下的水把坐垫染的湿湿的。斑浸过水的鬓发软软地贴在脸颊上,他此刻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烦躁,似乎想要理清之前发生的事,这在斑的身上可是挺少见的。柱间坏笑着提问:

 “斑,你之前说要做什么里面的事来着?”

 “闭嘴!你再多话等会就别想再和我一起找乐子了!”

 “是是是,我们有的是时间找乐子呐。”

 “千手柱间!”

   柱间止不住脸上的傻笑,便故意偏过头去看海湾。

   海湾的浅滩上,搁浅的鲸鱼尸体落满了啄食的海鸟,皮卡飞驰过的景象映在这庞然大物了无生气的眸中。


-----------------------------------------------------------------------------------------------

真的只是想写校园了==orz
















评论(10)

热度(10)